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opebet体育 > 小说简评 > 正文

  手帕

  村东头热闹起来了,大家都往村头跑去,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面,是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中年汉子抱着一个躺在地上还在哭闹的穿着大红袄的妇女,旁边是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枣树上的已经断了的白布条,那个白布条卷柳着,在风中摇摆。 媳妇儿,你为啥寻死啊?呜呜呜,媳妇儿。 那个汉子边哭边掐着那个女人的人中穴,显然那个女人已经苏醒过来,只是躺在地上哭着不愿意起来。

  这个人是老王,是下洼村有名的光棍,将近40岁了因为穷而且脑子有点傻一直找不着媳妇儿。前两天听说在城里面遇到人贩子,人家看他光棍又没多少钱,就几百块钱卖给他一个媳妇儿,他很高兴就用马车把他自以为的媳妇儿拖回了家,后来那个女人醒来了以后,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床旁边站着一个流着口水一直在笑的傻子,吓了一跳,哭着喊着要回家,可是老王怎么舍得自己的老婆跑呢,死活不让出去,把自己的媳妇关在屋子里,任凭她哭喊。后来,听说,那个女人偷偷跑了好几次都没成功,都被老王给抓了回来。因为下洼村是在一个大山的山沟里,周围全是大山,只有一个通往县城的路,而且还不走。后来,绝望的她好几次选择自杀,上吊,跳河都没死成,每次都能被老王给及时救回来。这次准是因为被关在这里又想上吊了。

  村上看热闹的人基本上都过来了,看到人没事儿,也就没有了戏头,中午时刻,大家各自散去。有的还会跑到老王那边安慰几句。老王把自己的媳妇儿抱回了屋子里的床上,经过这件事以后,老王更疼自己的媳妇儿了,经常会到山上打野兔子给自己的媳妇儿炖兔肉汤喝,有时候也会偷偷地跑到城里买点肉或者别的东西。在家里,农活从来不让她干,每天汗兮兮地回家以后,就赶紧给自己的媳妇儿做饭。可是,她就是不让他上炕,他也不生气,每天乐呵呵的干着活,抱着被子在屋子的门口睡。老王逢人就夸,我有媳妇儿了,我的媳妇儿最漂亮了,还会做针线活嘞,手可巧,哈哈。这时候,路人都会接上一句,哎呀,傻老王都娶上媳妇儿了,咋还没个小孩儿啊,是不是你老婆不让你上炕啊?接着就是那些大人们哈哈散去。老王爷不生气,嘀咕着,我娶了媳妇儿,又不是生孩子的。然后,哼哼两句离开了。

  这天夜里,外面突然降温,天气冷得厉害。老王在半夜时候被冻醒了,坐起来,隐约看到瑟瑟发抖的媳妇儿,老王吓得一下子精神了很多,点燃油灯,跑到媳妇儿的炕边,手掌轻轻地抚在媳妇儿的额头上,滚烫滚烫的,脸色通红,气喘吁吁。老王吓呆了,他记得,小时候,妈妈就是这样死的,自己的爸爸抱着妈妈,妈妈脸上很烫,后来妈妈就不见了。老王真的吓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邻居家的王婶被老王的声音叫醒了,跑到了老王家,发现了老王媳妇儿正在炕上躺着,浑身发抖,而老王却在那儿喊娘的。王婶呵斥了老王: 你哭个啥,还不赶快去城里找郎中,要不然,你媳妇儿就没病了。 这时候,老王才如梦初醒, 对对对,我现在就去找郎中 老王想都没想冲出了自己的破屋。跑了几十里的山路,终于见到了郎中,郎中是一个即将六十的老头,这么冷的天说什么也不肯出门,老王精神失常一样趴在地上哭喊着救他的媳妇儿,头像捣蒜一样扑通扑通的磕个不停,郎中实在执拗不过,就随着老王催促着来到了他家,这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打开房门,看到王婶还正在用毛巾擦着老王媳妇儿的脸。老王立即拉着郎中过来诊脉,开了几服药,叮嘱了好半天,老头摇头斜脑的走了,边走边叹气,因为老王实在太穷了,仅仅抓了院子里的两只鸡送与了郎中。媳妇儿缓缓睁开了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老王发现自己的媳妇儿越来越漂亮了。看到傻哈哈的老王,在早晨阳光的照射下,头上的冰渣越发的亮了。

  后来,听说,老王媳妇儿不知道咋地,也不寻死了,也不成天哭喊了,竟然同意让老王上炕了,过了三年,还给老王生了两个儿子,老王心里乐开了花,活像一个孩子,天天在外面嚷嚷: 我媳妇儿是天下最好的媳妇儿,你别不信,哼哼,哈哈。

  这天,媳妇儿一大早就起床,给老王做了一大桌菜,看到热腾腾的饭菜,老王开心的合不拢嘴,老王媳妇儿说今天你都四十了,我也给你过个生日,说着从自己的怀中拿过一个手帕说,让他当作包钱的小包,老王从此又开始到外面嚷嚷了 我媳妇儿给我绣了个多好看的手帕呀。 说着拿出小小的绣着两只鸳鸯的手帕,神奇得不得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又过了,老王最小的孩子都四周岁了,这天,为了给小儿子买个生日蛋糕,尽管老王从来没见过蛋糕,只是听到王婶的县城闺女给王婶过六十大寿的时候买了一个大蛋糕。老王一大早天还没亮就起了个大早,拿着媳妇儿秀的手帕,在里面卷了几十块钱,进了城。到了县城,老王打听了好久终于到了县城中心的一个小蛋糕坊,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蛋糕,红的绿的各种样式的让老王看花了眼,最后看了眼价格,吓了一跳,最后左挑右选,终于选了一个草莓的圆圆的小蛋糕,等到店老板给他包装好的时候,他轻轻地把蛋糕放在怀里抱着,哈哈地走了,老王精神饱满的走在大街上,神气极了。然而,他没有想到,有两双眼睛早已经注视着他,等到他走过一个小路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猛撞了一下,蛋糕狠狠地掉在了地上,还没来的及捡起来,两个歹徒已经亮起明晃晃的匕首,给老王要钱,老王下意识的摸了摸腰中的手帕。那两个人好像懂了些什么,上前把老王踹到,就到他的腰中的掏,老王不让,但是被另外一个人用手死死的拉着根本挣脱不开,眼看着手帕就要被他们拿走,老王好像疯了一样,用牙齿狠狠地咬了那个拉住他的人,死死的咬着不松开,那个人啊的一声拔出匕首捅向了老王,老王牙齿松开了,可是手却死死的抓着手帕不松开,那两个人看没希望了,就一溜烟的跑了,老王的血突突地往外冒,他终于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地上,血把蛋糕沾的血红血红的。人们发现他的时候,老王已经断气了,而手里还死死得抓着那个绣着鸳鸯的手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opebet体育_opebet客户端_ope体育正规大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