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opebet体育 > 小说简评 > 正文

  爱的祭奠

  孟晓凌的男朋友一次,在营救落水儿童牺牲了,学校里评奖他为见义勇为青年英雄,2年时间过去了,孟晓凌一直不能够忘记她,想到男朋友出生的家乡看看,她从城市里坐车来到了男朋友的家,原来男朋友出生的土地是有山有水的地方,春季时节,山上盛开着很多颜色的花,白的、红的、黄的、紫的。河岸、山间、小路两旁百花芳香,犹如一幅美丽的油画,一阵春风吹来,花瓣随风飘落,撒落在绿色麦田。一望无际的麦田像绿绿的大海,风吹着波浪,一层又一层的荡漾远方,最后波浪消失在风尽头,

  到达男朋友的村庄还有一段距离,她站在路边无助的样子,不晓得朝哪里走,正巧一位年迈的大叔开着破三轮车路过这里,孟晓凌搭了顺风车,孟晓凌坐在车上,拿出手机拍摄绿色的麦田作为第一张的留念。

  三轮车穿过绿茵丛林,穿过无际的麦田,穿过一条小河,绕过一座青色的山,来到了一个风景优美的村庄口停了下来,孟晓凌从三轮车上跳下来,将行李包拿下来,放在地上,掏出钱给大叔。大叔很客气的挥挥手不要钱,便开着车走了。

  孟晓凌很感激大叔帮忙,望着大叔远去的身影,把钱装起来,提着包向男朋友的村庄走去。一脚踏上这片土地,感觉这里环境宜人,几位老人坐在大树下拉家常,傍边有三位年轻的妇女抱着孩子喂奶、聊天,几个可爱的小朋友在一起玩耍,她们快乐的跳的皮筋,嘴里还唱着歌儿,具体唱的什么歌曲,孟晓凌听不懂,只觉得小朋友的嗓音很好听。

  孟晓凌问路边的一位李阿姨,去男朋友家怎么走。一位热心的阿姨指着村庄东边的方向,告诉她就在哪里,孟晓凌礼貌的给她鞠了一个躬,提着行李包向村庄东头走去,路边几个村民用陌生的眼光看着她。孟晓凌看了他们一眼浅浅的微笑走过去。

  村庄的路上白色的柳絮漫天飞舞,像冬天的雪花,河面上覆盖了一层层,几只小鸭子在水中戏水,身上也沾满了柳絮。她问河边洗衣服的阿姨说: 阿姨你好?请问王俊俊家怎么走?

  阿姨看着孟晓凌不说话,上下打量着她,原来这位朴实的阿姨就是男朋友的母亲,以前她在照片上看见过,但第一次相见有点认不出来,男朋友的妈妈很高兴的帮孟晓凌提着行李包回家了,孟晓凌跟在她的身后,孟晓凌的突然到访,让男朋友的妈妈感到意外,也让村民惊讶不已,孟晓凌好像听到村民在议论她,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她,一阵风吹来,柳絮飞舞在孟晓凌眼前,落在她眉毛上,孟晓凌伸手将眉毛上的柳絮弄掉。

  走了几分钟,男朋友的家要到了,是一座砖瓦房,展现在孟晓凌眼前,红色砖墙,青色瓦片,建筑物是90年代老式风格,给人一种怀旧的感觉,王妈妈提过着包,一手轻轻的推开了过道大门,院子里的几只白鹅,冲着孟晓凌叫起来,孟晓凌吓了一跳,紧跟在王妈妈身后,孟晓凌一脚迈进院子里,一股月季花的香味迎面扑来,原来院子里栽种了一棵粉色的月季花,几朵漂亮小花很好看,有几片月季花瓣,飘落在地上,一只白鹅甩着头在吃花瓣,一位中年男子坐在堂屋门口剪脚趾甲,看见孟晓凌来了,紧忙放下剪刀穿上鞋,穿鞋子时差点没有绊倒,这位就是男朋友的父亲了,他眉目很慈祥。很客气将将孟晓凌迎接屋里。

  王妈妈将行李包放在一张桌子上,给孟晓凌倒了一杯茶说: 姑娘,你喝茶。

  孟晓凌接过王妈妈递来的水,坐在一张木制的椅子上,四处看了看屋子。突然看见王俊俊的照片挂在墙上对他微笑着,孟晓凌走过去抬头仔细的看着照片,鼻子一酸想出来,但她忍住了眼泪,移转了视线看看屋子别的地方,农村传统的房间,中间一间是堂屋,就是指客厅的房间,后墙上挂着一幅山水中堂,是中国画最常见的安徽迎客松,中堂两边有梅兰竹菊四君子的画扁,看上去已经很破旧了,东西山墙上各贴着90年代的明星画报,有刘德华、林志颖、巩俐、赵薇,还有一张《还珠格格》画报,整个房间的字画,就是一个90年代展览馆。

  再看看男朋友的家的院子,是一个四方形,院子里种了几棵果树,果树下面几只白鹅在卧着休息,地上满是鸡屎、鹅屎看起来很脏,但给人一种乡村朴实清晰的气息。王爸爸抓到了一只公鸡,到厨房拿了一个菜刀,就把鸡杀了,一只黄色的小狗从外面跑回家,旺旺的叫着。

  王妈妈在里屋给男朋友的姐姐打电话,告诉她说家里来了客人,不一会儿,王俊俊的姐姐姐姐带着7岁的女儿来了,进了院子里,小黄狗跑过去在姐姐身边摇尾巴,姐姐牵着月月的手来到客厅,很热情的又倒了一杯热水给了孟晓凌,孟晓凌接过姐姐递来的水,说声谢谢。小黄狗又跑来孟晓凌身边 旺旺 叫了两声,姐姐拿起地上一把扫帚将小狗赶走,小狗有点害怕,撒腿跑开了。小黄狗跑到厨房,在王妈妈身边来回的走着,摇动着尾巴,王妈妈在洗菜、切菜,准备做午饭。

  王妈妈一边做饭一边伤心的哭啼,原来孟晓凌的到来,触伤她对儿子思念的心,没有想到儿子死了2年时间,孟晓凌会突然到访,难免让他们提起伤心的事情,王妈妈拿着刀切鸡肉,泪水不停滴落在切菜的案板上,不小心切了手,姐姐进厨房看到妈妈切到手指头了,红色的鲜血流了出来,忙给妹妹一块毛巾包上,

  王妈妈拿着一条破了洞的毛巾擦了擦手指头上的血,继续切肉,姐姐不让妈妈做饭了,她来帮忙,抡起菜刀剁肌肉,案板被菜刀剁的 砰砰 响,一块肌肉被蹦到一边。

  王妈妈坐在锅门口烧火一直伤心不说话,他朝锅门里塞了一把麦秆,伸手在锅台上拿过来一盒火柴,推开盒子从盒子里面抽出了一根火柴,轻轻的划着了,嚓的一声,黄色火焰点着了,放在麦秆上,麦秆在锅里顿时燃火起来,火焰很漂亮,有黄色的,橙色的,最上面是蓝色的,火光映着妈妈沧桑的脸庞和泪水。

  王爸爸蹲在厨房门口扗韭菜,小黄狗卧在一边不哼声,突然,爸爸闻见锅里冒出了奇怪的气味,一打开锅盖发现没有水,爸爸叹气了一声,拿起水瓢在水桶里舀了一瓢水,倒进锅里,锅里响起了开水滚烫的声音,白烟冒了出来,冲上屋顶,王爸爸又舀一瓢水倒进锅里,这次没有了白烟冒出来,清澈的泉水在锅里很透亮。绕着锅边旋转着圈圈线。

  孟晓凌一个人在客厅发呆着,月月拉着孟晓凌的手来到另一个房间里,这是王俊俊的房间,墙的北边放了一张木制的单人床,床头西边摆放了一张写字台,样式是90年代彩色三合板。粉紫色的桌面很漂亮,两边各有一个小柜门,中间是一个抽屉,这种样式家具给人一种怀念回忆,现在已经看不到类似的写字台了。写字台的墙面上贴着一幅山水画,那是一张经典的《一帆风顺》字画,想当年畅销全中国,它和《八妈骏图》《迎客松》是民间最喜爱的墙画。月月一屁股坐在床上,对孟晓凌说: 这是我舅舅房间,漂亮吧?

  孟晓凌仔细看了看屋子,房间装饰很好看,墙面上贴面了明星画报,窗台上摆放了两盆假花,红色玫瑰花和白色百合花,花上落满了灰尘,看样子很多天没有清扫了,屋顶上有一盏橙色的电灯泡,上面挂了一串风铃,被风轻轻的一吹 铛铛 的响,月月伸手朝风铃上打了一下,风铃 铛铛 的响了,几根钢材制的风铃管子,在半空来回摇摆着。美妙的音乐很好听。

  孟晓凌伸手拿了一本书随便翻了一页,看到书的前页写着王俊俊的名字,又翻了一页,书里面夹了一片树叶,叶子已经枯萎了,失去了翠绿色,颜色变得暗黄,孟晓凌拿着树叶,在拇指和食指之间转了一个圈,眼里充满了无尽的痛和悲。

  孟晓凌问月月说: 想念舅舅吗?

  月月看着孟晓凌,撅着小嘴说: 有时候想,有时候不想?

  孩子的一句话勾起孟晓凌对男朋友的万种思念,她坐在床边又拿了一本书翻看,这是一本唐诗三百首,里面有李白的经典诗集,孟晓凌认真阅读了一首,翻开了下页,却看见自己的一张照片夹在书里面,顿时她的泪水哗哗流淌。

  吃饭的时候到了,王妈妈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一盘鸡肉、一盘鱼、一盘炒鸡蛋、一盘黄瓜炒肉片、一小盆番茄鸡蛋汤、还有两个凉菜,凉拌黄花菜、凉拌酥瓜,孟晓凌吃着酥瓜最好吃,因为酥瓜是安徽一种特产瓜果,形状粗长,颜色有白色,青色,及花皮色,看起来特别像青蛙身上的颜色,果肉发白,吃起来特别的酥翠,她第一次吃到酥瓜,感觉味道很好,王妈妈不停的给孟晓凌夹菜吃。王俊俊的爸坐在哪里没有吃几口饭,在一直的喝酒,小狗在他身边摇尾巴,意思是给王俊俊爸要吃的,姐姐将吃剩的鸡骨头,扔向门外喂狗,小狗看见了几步跑过去,叨在嘴里吃的很香。

  傍晚的乡村很漂亮,夕阳景色似一副画卷,橙色的彩云漂浮在天边,与绿色的山川相应,整个色调如油画般一样美,晚风轻轻的吹起树叶,哗哗的响,像一首动听的曲子,孟晓凌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突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不远的胡同里走着,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悄悄跟过去,想看个究竟。那个人长得很像男朋友的样子,上身穿一件白色T恤,上面印着蜘蛛侠图案,下身穿一条蓝色牛仔裤,看起来有点破旧,发型是短寸平头,显得很精神,脚穿一双白色运动鞋。他手里拿着三星牌手机,戴着耳机在听音乐,一边走一边哼着歌,孟晓凌跟在他身后,走着走着差点被脚下一块石头绊倒,她的脚趾头疼了一下,低头看了看石头,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已经不见了王泽城的身影。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孟晓凌和王俊俊爸爸、妈妈、姐姐聊了一会话,就开始休息了,农村睡觉时间比较早,姐姐让孟晓凌早点休息,带她来到王俊俊房间,今晚孟晓凌是凑合住一夜了。姐姐抽掉床上原有的旧床单,拿了干净床单铺在床上,孟晓凌发现床单是新的,从来没有用过,姐姐跪在床上,将床单铺好,下床后,又拍打了几下床单,临走时拿走了换下来的旧床单让孟晓凌早点休息。姐姐掀起门帘走了,孟晓凌坐在桌子边,翻看东西王俊俊的书籍,橙色的电灯光下,孟晓凌一个人觉得很孤独,床头一根白色的细绳是电灯泡的开关,孟晓凌拉了一下开关,电灯熄灭了,屋里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孟晓凌又拉亮了灯了,闭上眼睛一会,突然睁开了眼睛,发现屋里还是自己一个人,她在想象刚刚见到王俊俊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孟晓凌再次拉灭了电灯,又将电灯拉亮,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几次。姐姐躺在隔壁屋里,一直没有睡觉,她在注意着孟晓凌房间的灯光。月月躺在姐姐身边睡着了,翻了一个身,姐姐拿出手机一看,已经11点多钟了。

  深夜,孟晓凌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不着,拿出手机玩微信,突然,听到有人在哭,她吓了一跳,仔细一听是王妈妈的哭声,原来孟晓凌的到来勾起了王妈妈对儿子的思念,王妈妈想念儿子,从睡梦中惊醒了,痛苦起来。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王妈妈和王俊俊爸就起床做早饭,白鹅和母鸡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寻找吃的,小黄狗卧在厨房门口,爸爸在厨房烧锅,妈妈在洗菜,姐姐也起床了,帮助妈妈一起做饭。王妈妈洗着菜对爸爸说,中午赶集给孟晓凌买件衣服,姐姐主动将几百元钱硬塞给爸爸,爸爸不要,姐姐执意要给爸爸钱,去集市给孟晓凌买些东西,虽说王俊俊死了,但孟晓凌还是有真情的,跑了这么远来看望男朋友的父母,妈妈在切菜一边嘱咐王俊俊的爸爸一定要买最好的衣服,妈妈是一边说,一边难过着,她将黄瓜切成细丝,看起来特别的好看,妈妈做饭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姐姐过来帮助妈妈烧小锅,一会儿,锅烧热了,妈妈倒几滴香油在锅里,锅内发出了 呲辣 的油响声,一股香味从锅里散发出来,闻起来特别的香。

  孟晓凌躺在床上还没有醒来,她被厨房的香味熏醒了,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机眼睛7点多钟了,月月起床了,她在院子里给小黄狗玩,孟晓凌揉了揉眼睛,赶紧穿衣服起床,拉开了窗帘,一缕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院子里一股清新空气扑鼻而来,还伴着草木的味道,还有花香,及炒菜的香味。孟晓凌从包里拿了一根皮筋将秀发扎起来。看着月月在院子抱着小狗玩耍,小狗不让月月抱,从她身上跳下来跑出门外,月月去急忙去追。在过道大门外追上了小狗,抱着它到一棵大树下。

  孟晓凌跟过去看着他们在一起玩的很开心,浅浅微笑了一下,一只蝴蝶飞过孟晓凌身边,停落在墙上丝瓜花上,孟晓凌这才注意到,原来墙外栽种了几颗丝瓜,

  早晨时间,正是丝瓜花朵开放的时候,黄色的小花很漂亮,蝴蝶飞舞在花蕊里扇动着翅膀,孟晓凌拿出手机给蝴蝶拍照片,拍了第一张还算满意,她想再拍一张,可是蝴蝶飞走了,孟晓凌拿着手机将镜头对准它,手机里出现了一副美丽的画面,蓝色的天空,绿色的山,绿色的山下是一片片红色居民瓦房,像画一样的乡村仙境。而她在手机画面里又看到了王俊俊,她惊呆了急忙收起手机,果真看见王俊俊出现她眼前,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孟晓凌心情很激动追了过去,跑快几步追上去,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那男孩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孟晓凌,两人目光相视成一条直线,孟晓凌惊呆了,男孩被孟晓凌的举动吓到了,轻轻推开了孟晓凌。

  孟晓凌看着他,眼泪流了下来,激动的问他是谁,男孩尴尬的说,他是王俊俊的堂弟,别人都说我们俩长得很像。

  孟晓凌认错人了,站在那里不说话,眼里流着泪,孟晓凌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说也要去祭奠一下故去的男朋友,所以她要求姐姐一起去坟地看望。

  去往坟地的路上,天空的柳絮被风吹得满天飞舞,轻轻的飞,像春天的雪,飞到绿色麦田地,一望无际麦田,像绿色的大海,起伏了波浪,一层高一层低的浪花,散发着小麦的味道。 姐姐提着祭奠的篮子,带着孟晓凌、月月来到王俊俊埋葬的坟地里,这里是一片绿色麦田地,小麦刚刚出青穗,颜色很碧绿,月月抽了一根麦穗,放在嘴里嚼着甜味,姐姐把篮子里的纸钱和水果拿出来,摆放在坟墓前祭奠。姐姐姐姐从篮子里拿出一盒火柴,将火柴划着点燃纸钱,突然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弟弟,我的好弟弟,孟晓凌,来看你了。

  孟晓凌已经2年没有看到男朋友了,没想到她们会这样的见面,看着王俊俊的坟墓,心里很难过,伤心泪水流了下来。

  祭奠男朋友之后,孟晓凌打算明天回家了,在走之前再看看男朋友的家乡风景,她一个人来到村庄田地欣赏如诗如画的风景,拿着相机拍了很多照片,她要把王俊俊的家乡都记录相机里,留个纪念,这时她又看到了王俊俊的堂弟王泽城,他在油菜的花丛中干农活,孟晓凌走了过去说: 油菜花很漂亮,给我拍张照片吧?

  她把相机给了王泽城,王泽城接过相机。孟晓凌站在花中,摆个姿势,拍好了两张照片。孟晓凌看着王泽城说: 你跟王俊俊长得真像,某个表情动作似乎一模一样?

  王泽城笑了说: 我们是堂兄弟,长得相似,也不奇怪?

  孟晓凌说: 看到你,我心里很安慰?

  王泽城伤心的说: 时间过的真快,我哥?已经走了三年?如果三年前,他不救落水儿童。王泽城揪了一朵油菜花难过的说:或许也不会死?

  孟晓凌说: 他太善良了?爱帮助别人?在我心里他是英雄,我相信王俊俊,为自己做的事不感到后悔,我就是不能够忘记他,一直想来他出生地方看看,一次次都没勇气来?我天天做梦,梦到王俊俊,所以决定来一趟。

  王泽城听了孟晓凌的话,觉得她是一个有爱的人,和堂哥一样都是善良的年轻人,现在冷落的社会是需要这样有爱心的人,他们就是其中的一员。

  傍晚,夕阳很漂亮,橙色的阳光照应着天空,白色的云朵渐渐变成橙色、黄色、红色的彩云,几只鸟儿飞向西方,寻找落栖之地。晚风吹乱了孟晓凌头发,她闭上了眼睛幻想男朋友就在身边,那是一个相见的时空,孟晓凌身子漂浮在蓝色的水中,轻轻的游动,小鱼在她身边游过,王俊俊的身影出现水中,从另一边轻轻的、慢慢的,向孟晓凌游过来,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孟晓凌看见王俊俊出现眼前,开心的微笑着,和王俊俊手牵手,拥抱在一起

  孟晓凌祭奠男朋友之后,收拾行李准备离开,王妈妈把两件衣服偷偷的塞进她包里,孟晓凌临走时再看一眼王俊俊的照片,她把照片从相框里取下来,装进包里,把他们之前的合影照放进去,摆在桌子上,取下脖子上的项链,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将项链戴在王俊俊的照片上,照片上王俊俊和孟晓凌在幸福的微笑着,孟晓凌提着行李包离开了。

  王俊俊的父母和姐姐、月月站在门口,挥手给她再见,孟晓凌微笑着回首摆手告别,这时,天空中飘起了春天的桃花雪,雪花一片一片从云中飘下来,落在孟晓凌的身上,孟晓凌伸手接了一片雪花,葬在泥土里,满地白色的桃花雪像思念的诗篇,寄托着对男朋友的相思,突然,她似乎感觉自己耳边轻唱了一首歌曲,那是一首好看的《爱超越》:

  爱超越生命的承若,

  你应该快乐,

  如果我不是为你活,

  我还有什么,

  你在等什么,

  啦,啦,啦,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opebet体育_opebet客户端_ope体育正规大网 All rights reserved.